ERIC-WONG.HK 不扮高深,以心傳真

You are not logged in.

#1 2010-01-28 02:00:00

admin
Administrator
Registered: 2007-09-23

我的日本商務旅程 (3) - 從築地看到我們的未來 (下)

除了精彩的味覺享受,我同時很喜歡欣賞佐藤師傅搓壽司的過程。跟其他壽司師傅不同,他手掌不斷擺動,有如隨著音樂旋律般晃動,溫柔而充滿節奏,難怪搓出來的壽司也特別美味。我就好奇地問他:「為何你會有這樣超卓的技藝呢?」

佐藤先生笑笑口地回答:「多謝你的讚賞。我做了壽司20多年,跟隨過多位師傅學習搓壽司的技巧,並將每位師傅的長處和優點結合,集其大成,再加上每天的勤力練習,才摸索得到最好最完美的搓壽司方法。

一件美味的壽司,是鮮魚片不能有沾染飯團的熱力,那會破壞魚鮮味!而飯團的溫暖也不能被冰凍的魚肉所破壞;飯團必須有飯香,軟綿綿得如溏心般,而生魚片的鮮味,亦不能因為飯團的熱力而有所改變,要達到這個平均,魚肉與飯團握在我手中的時間必要掌握得準確,點到即止,有如耍「太極球」般,讓壽司在手裡滾來滾去,目的是希望減少接觸,讓冷暖不一的三者在互不相干的情形下結合一起,能成為一件完美的紫菜軍艦壽司。

而這種技藝,是需要利用我的心靈與手法,將飯團、魚肉及紫菜融為一體,才能搓出中庸、洽如其分的壽司,供你們細味品嚐。對於這份堅持,我並不會感覺到疲累或厭倦,因為每次看見客人回味的表情及聽到讚美的說話,這都已是給我最好的回報,令我更精力充沛。」

有部分日本人會因為金錢或商業的動機,而去放棄自己的堅持和傳統,以及自己的價值觀;同樣地,在文明的香港,甚麼也講求速度,低成本高效益的社會,這樣的一種情操更是難能可貴。我與佐藤先生繼續閒談,順道詢問問他現在的生意如何,他就搖搖頭,唏噓地說:「現在已經大不如前了,全靠你們的香港人及韓國人來光顧,否則我們也未必捱得住。」

我說:「為何如此呢?看你的店舖還是客似雲來吧。」他說:「因為我們堅持要用一手的靚貨,不用次貨,此外,我們也堅持醬汁醬油要自家製造,一切的產品自我監控,所以出來的質素是絕對有保證,但同時,成本卻因此而變得非常高昂。

我在這裡工作20個年頭,看見築地不斷轉變,由每年6億多年美元的生意額,下跌至現在只餘下3億左右。日本人經已抬不起頭了,也感謝那些腐敗的政治家不斷在議會上吵吵鬧鬧,正經事做不了,小動作就『大把』;我們所謂的日本經濟『大沉降』,也不知還要衰到何年何月才能完結。近年,我們的魚王『日本一』藍鰭吞拿魚都是由你們的香港人Ricky San (さん)投得,現在築地似乎都已被你們香港人侵佔,成為你們的殖民地了。能夠為大家服務,是我的一個榮幸,但我同時卻非常之感慨與擔憂,我們日本人的下一代,也真不知怎算好了。」

聽到這裡,我的心也感到戚戚然,並且在想,壽司師傅的說話可能在10年後的香港,也同樣會發生。我們議會上部分尊貴的「垃圾局」議員(啊,對不起,應該是立法局議員),他們當中部分人終日吵吵鬧鬧,不斷無事生非,不做正事。有建設性的意見他們不聽,聽又不明,明了又不做,做了又做錯,錯了又不認,認了又不改,改了又不服......這樣下去,香港一定會成為中國的城市,不過,是「二、三線」後的城市。

對巿民大眾來說,實在是一種可悲,只有期望將來在一個物極必反的情況下,我們的香港能有一個新境象,不會步日本「大沉降」現象的後塵。也衷心祝願這所壽司店能一直經營下去,讓更多人能嚐到這份難能可貴的美味與人情味。

在築地巿場內的這一頓早餐,基本上樣樣精彩樣樣新鮮,吃得我肚子漲漲,根本連午餐也吃不下,卻只不過盛惠¥3,150,除此之外更有佐藤師傅的高超搓壽司技藝表現,與他真誠的分享,這3千多日圓絕對是值回票價!

Offline

 

Board footer

Powered by PunBB
© Copyright 2002–2005 Rickard Andersson